挽涸

与卿凄凄 但存余庆
愿君逢琦 自此长卿

【翔润】擦肩

思前想后又发粗来- -

算是庆祝小润又要上夜会了。。❤💜

若不嫌弃,请尽管食用,四舍五入1w2【hhh

设定是室友,不要在意sho,jun的年龄差啦~~~

略ooc.......

我喜欢小心心wwww

开学前的军训大概是每个青葱岁月里的噩梦,樱井翔也不例外。

看着榜单上自己的名字,他冷静的像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周遭都是欢呼与喝彩。因为成绩一向优异的他早就笃定自己会进入这所考生都梦寐以求的中学,所以他只是心里暗自叹了句果然如此而已。

比起这些,他自幼异常发达的理智神经,已经开始天天琢磨暑假末尾开学前期的军训。想着他不由抓了抓脑袋,即使再强大的人也会有很多不愿意直面生活的时刻吧。

日子从来不随人所愿,它自顾自朝着人类毁灭的终极目标向前奔走,虽然日子也是走不到尽头的,但军训的一天还是来了。

樱井翔早就准备好了行囊,这对于爱做计划的他来说从来不难。

同班同学里没有熟悉的脸庞这件事他倒也不在意,反正所有和自己相熟的人最初看起来多少都会有非友善的生人勿近的距离感。

到达军训基地后,整理队伍划分阵营以便进行接下来的所谓军事化管理。他本该被划分在3班,因为班里和他个子相仿都男生都在3班,然而他或许只是一时走神就被分到了2班,那里的男生是自己班里个子稍微高一些的,除了樱井翔,2班只有3个人。

整理好队伍后,大家便按照各自的阵营被安排到不同的宿舍,再收拾内务。匆忙的做着毫无头绪的事儿,并且这是一种群体性行为,时间就自然快了。于是不知不觉天空被夕阳涂抹上略显媚俗的腮红,各宿舍的人开始进行所谓的增进友谊活动,卧谈会。卧谈会后,是晚饭和洗澡的时间。

他很自然的看到一个比他高不了多少的男生正在床上看类似少女漫画的东西,于是忍不住好奇拍了那个人的肩膀。

“你好,我叫樱井翔”

“松本润,请多关照”

说罢对方像自己不存在一样,扭头继续看自己的漫画,然而此时的宿舍,另外两个人大概是去小卖部了总之不知去向。两个人这样的气氛,还算有些奇怪的,毕竟远没有熟悉到可以拥有丝毫不尴尬的沉默的关系。

“你喜欢看少女漫画嘛”

脱口而出的话让樱井翔感觉自己有些自找没趣,因为对方似乎并不是而不是很想搭理自己的样子。

“也算不上喜欢吧。消磨时间而已。”说着对方抬起脸直起身子正对着自己,樱井翔才发现对方竟然生了一张过分华丽的脸,若不知情的人肯定会觉得这张脸与军训这片荒芜之地毫不匹配。

樱井翔点点头。屋子里又陷入了死寂。

一周的军训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总之结束了也没有任何值得怀念的回忆,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不过他认识了一个叫松本润的同班同学,他的沉静不同于其他班里同学的聒噪,让樱井翔很好奇或者说有好感,有想和他成为哥们的好感。

一直以来盼望独立的樱井翔和父母早就说好了一旦升入中学必须住校的条件。父母虽然万般不情愿宝贝儿子离开自己的视线,但对于叛逆又理智的儿子,实在也是无可奈何。

樱井翔在开学的前一天,自己拿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准备自己收拾宿舍。他总觉得,让父母来帮忙,是件很可笑的事情。其实说不清楚哪里可笑,或许他只是出于优等生的优越感,想以此来证明自己独自生活的能力高于同龄人吧,然而这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才是最可笑的。

正在铺床时,宿舍门被推开,

“你也住校啊。”平静的声音传入了樱井翔的耳朵,他不由回头,看到了那张华丽的脸。

“看来我们这室友的缘分还真是很深啊。”

他和自己一样,没有人陪着打点行李。

这个宿舍由同班的8个人组成,略显拥挤的狭小空间被8个青春期的男生充斥,因此宿舍里总有令人作呕的诡异气味,然而这气味绝对不是来自于樱井翔或者松本润的。樱井翔暗自想。

因为樱井翔素来对自己要求严苛的像自虐,绝对不允许个人卫生出什么差错。而松本润自从住进宿舍之后,虽然没多少日子,已经被室友公认为头号洁癖,在某一天晚上的卧谈会,大家无意间知道松本润是处女座,都互相唏嘘者说やバリ。有时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就是莫名其妙的,比如宿舍的八个人自动划分成了4组,而樱井翔和松本润也自然而然成了一组,每天结伴去食堂吃早饭,下课结伴去买晚饭上晚自习。

不知不觉开学已经半个月了,而宿舍里某个男生也几乎每天熬夜给女朋友打电话了半个月,怎么想这都是件令人无法忍受的事儿。因为熄灯后,一片黑暗里即使闭上眼强迫自己睡着,还是忽略不了那束刺眼的来自手机屏幕的光线,也更无法忽略那个男生肉麻的情话

终于樱井翔这个重视个人休息时间的人,打算去找宿管换宿舍,然而总不能自己换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宿舍,他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了松本润的名字。

在和松本润沟通完自己换宿的想法后,松本润只留了一句“我忍他很久了。走吧”

樱井翔点点头,两个人去找了宿管,换宿竟然意料之外的顺利和简单。晚上两个人一通忙活,面对其他室友的好奇,他们只是随口应答着,反正也不是多么重要的事儿。

新的宿舍算上他们只有4个人,另外两个男生是别的班的,好像也总是请假回家的样子。顿时就清净了不少,樱井翔满意而享受的躺在了新的床上。

理所当然的,很多时候他和松本润回宿舍时,漆黑的小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们日渐了解熟悉,成为了彼此在这所学校里第一个交心的朋友。

他们最喜欢的事情,是当宿舍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打开灯,坐在可以通往上铺的楼梯上的最高一级阶梯,天南海北的聊着有的没的,甚至忘了去上晚自习被老师责备。松本润越来越觉得认识樱井翔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和樱井翔成为朋友就更加匪夷所思,因为他们除了某些很细微的习惯类似,两个人的性格似乎是南辕北辙的。尽管没认识多久,但松本润对于这一点很确信,樱井翔是他见过的第一个彻头彻尾信奉理智主义的人,而自己是一个活的很理想化的人虽然外表克己但终归还是感性占据内心的上风。

开学已经一个多月,某天的政治课,老师按照书上的指示说“我想大家通过一个月的短暂相处,已经初步有了一些好朋友。那么大家有什么想对自己的朋友说的话呢?请写在纸条上并给那个朋友吧”松本润觉得这项活动不仅中二而且莫名其妙,怎么想都像是给自己暗恋的人明目张胆的送情书。其实这个活动莫名其妙是真的,然而后面的联想大概只是因为松本润少女漫画看多了。

在听着老师介绍这项活动的时候,他脑子里的樱井翔三个字已经无比清晰的像烙印在脑海里。拿出纸条潦草的写了句 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翔くん 便准备把纸条给樱井翔。而此时他手里已经被人塞了一团纸,还没看清对方是谁,他打开纸条就看到了熟悉的字迹,却只写了自己的名字。樱井翔真是个无趣的人啊。松本润愤恨的想着,嘴角却不自觉上扬,还以为对方肯定不会写给自己呢,因为樱井翔是班级里被指认的班长,强大的交际魅力已经让他短短一个月朋友已经多到快要数不清了,不过他还是写给了自己啊。

某天晚上晚自习,樱井翔写着日记样的东西,松本润不时用余光妄图偷窥樱井翔的日记,然而愣是一个字也看不到。晚自习休息时,樱井翔拿着习题去问老师,松本润明知打探别人隐私不对,还是无法控制看一眼在樱井翔桌子上的敞开的本子的冲动。于是他看到了樱井翔的本子上写着他一个月开学以来的生活,“看来完全没什么偷看的必要啊。”松本润心想,因为樱井翔写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流水账,除了学习就是班级的事情。然后他看到最后一段的下面有很大的空白,只写了一句话,像是突然溢出的灵感和之前的段落毫无关联。

“虽然很平淡,但还是有件最有意义的事儿----我认识了松本润。意外和他很投缘呢。”

松本润看到这句话赶忙把本子原封不动的放回樱井翔桌面上,他任性的想着果然啊果然,我对于翔君是最重要的朋友呢。等樱井翔回来,他看着松本润掩饰不住的笑意,便关切又一脸看好戏的问“什么啊,一脸开心。松润这是交女朋友了嘛?怎么都不和我说啊。”松本润登时红了脸,“才没交什么女朋友呢”。樱井翔哈哈地低声笑着“哈哈哈松润害羞啦!!”

两个人关系越来越好,松本润也很开心自己枯燥的校园生活能有一位关系如此密切的朋友。

直到有一天,他登录line,发现樱井翔换了系统自带的头像,而换成了一个一半桃心的头像。他敏感的直觉知道这一定是个情侣头像,于是搜索通讯录果然发现了桃心的另一半。松本润看着那个另外桃心头像的主人,觉得心脏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

 

 

“啊松润起床啦,要迟到了。”

“别等我了,你自己先去上课吧。我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啊?”说罢樱井翔关切地要摸松本润的头。

“唉呀我感冒了,翔君离我远些比较好吧。你快上课去吧。”

“我不怕你传给我感冒啦,你身体比较重要啊。我带你去医务室开点药吧不然?”

“樱井翔!!非要我赶你走是么!”

樱井翔不懂松本润为什么突然火气这么大,只好自己暗暗说了句“我帮你请假,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啊。”就一脑袋问号的出了门。

等樱井翔出了门,松本润满肚子的委屈,但还不至于哭出来,只是噘着嘴皱着眉用被子狠狠包裹着自己。尽管他不懂自己在委屈什么。

第二天樱井翔睁眼起床时,发现松本润的床上已经空无一人。“他最近到底是怎么了?”樱井翔内心费解。

以为松本润有事请假,没想到教室里他一如既往的在自己座位上。樱井翔松了一口气,没事

就好啊。放学后樱井翔去找松本润准备商量晚上的物质食粮,松本润目光却一直在躲避樱井翔,不带任何感情的说“翔君自己吃吧。我今天有事。果咩。”樱井翔很遗憾的答着“那好吧。”

于是樱井翔独自一人在食堂吃荞麦面,少了对面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樱井翔总觉得面好像比平时难吃了。可能它真的是变难吃了吧樱井翔无奈的想着。

一抬头却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坐在自己的斜前方,不知道吃着什么。

樱井翔眉毛微蹙,不是说有事不能来食堂吃饭么?怎么现在自己吃啊?难道是为了躲我?

 

晚上的宿舍又黑着灯,樱井翔想松本润又干什么去了。

推开门却发现一团黑影,樱井翔本能地后退了一步,才勉强看出来那团黑影是个人。

于是打开灯,发现松本润一人低着头坐在床上沉默不语。

“你怎么不开灯”

“翔君最近和有田桑关系很近啊”松本润并没有回答樱井翔的问题。

“啊?你想说什么?我们关系一直很好啊。他和我是像我和松润这样的好朋友啊。”

“我在你心里只是任何人都可以取代的,无关紧要的位置吧。”

“你胡说什么啊”樱井翔觉得松本润在无理取闹。

“你和他在用情侣头像啊。”本想说的你和我却没用过这后半句话,松本润终究是没说出口。然而只是这句陈述事实,松本润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哭出来,可他知道自己,绝对,绝对不能在樱井翔面前哭。

“嗨,他说要我和他换的。最开始我也很奇怪男生为什么要搞这些女孩子的东西,可他非要这样。我就陪着他玩玩吧。”樱井翔云淡风轻的讲述着好像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也是,任何困扰别人的感情问题,在樱井翔哲理都不值一提。不知是他理智的可怕,还是他故作豁达。

“翔君,真是善良的,不会拒绝任何朋友的任何要求呢”

“啊?”樱井翔觉得他读不懂松本润的言下之意。

 

“我要是想和你用情侣头像的话,你会同意么?就算同意,也只会觉得我耍小孩子脾气吧?只会觉得陪我玩就好了,随便哄我就好了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松润”

 

“我对翔君来说,只是朋友之一吧。就算和我关系不好,翔君还有有田桑,佐藤桑,铃木桑,荒木桑……”

”我还一直以为自己对翔君来说是最重要的朋友呢,是不可或缺的朋友呢。”

“果然一直是我自作多情啊。”

樱井翔就算感性的神经再迟钝,也明白松本润是在吃醋了

“你这几天躲着我就是因为这个?”

松本润讶异樱井翔竟然还没有木讷到连自己躲着他都发现不了。

“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还有什么?现在都说清楚比较好”樱井翔的声音突然冷峻下来,令人胆寒。

“你从来没仔细想过为什么有田桑要和你用情侣头像么”

“好玩吧”

“一个男生玩这种女生才会玩的游戏有意思么”

“那是为什么呢?”樱井翔放低声音询问

“他喜欢你。”

“你胡说什么啊!”

“他是同性恋,大概只有你不知道了”

樱井翔突然呆滞住,但他发现比起知道有田是同性恋,他更想知道松本润是怎么知道的,松本润为什么又会因为有田喜欢自己生气。难道松本润喜欢自己?被脑子里冒出这个荒谬之极都想法的自己吓了一跳,樱井翔连忙摇摇头。

“你摇头干什么?你不相信有田是同性恋?我前几天周末回家,听的清清楚楚他和一个外校的男生在吵架说分手。”

樱井翔想否认摇头的原因,可是他不敢询问松本润那个问题。他怕松本润承认,更怕松本润否认,最怕松本润因此误会他从此疏远他,他已经尝到了被松本润躲着的滋味多难受,他不能去承受更进一步的未知的风险。

见樱井翔低头沉默不语,松本润又开始自说自话,

“我还是不应该把这些告诉翔君的,那都是翔君的个人选择啊,我有什么资格和权利干涉呢?”

“对不起,松润。让你担心了。”

“担心?我为什么要担心你?担心你被掰弯?担心你和他真的在一起么?”

樱井翔你真是比别人少生了感情方面的神经细胞啊,真是笨蛋啊!松本润在心里咒骂。

“不是不是,我会和他好好确认下的,如果真的如你所说他喜欢我,我会和他明确说清楚的。”

松本润没有回答樱井翔的类似表决心般的言语,只是冷笑了一声。

“不早了,我睡了。咱们最近先冷静冷静吧,不要再一起吃饭上自习什么的了。”松本润突然躺下闭上了眼,说着没头没脑的话,却像致命的毒药一样损人伤己。

樱井翔什么都没说,他看着松本润已经佯装睡去,只是默默关上了灯。

黑暗真是大自然无私馈赠给人类的伟大礼物,它的价值甚至胜过光明,因为黑暗便看不清彼此,因为黑暗便能无所顾忌的痛哭流涕只要不发出声音,因为黑暗就不必再揣测自己今天佩戴的社交面具是否合乎别人心意,不再需要强颜欢笑,不再需要逢场作戏,不再需要虚与委蛇。因为黑暗才能看见光明下看不见的那部分真我。

松本润在被子里,压抑多天的情绪,终于以眼泪的形式得以发泄,虽然是无声的。

他还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委屈,为什么想哭。为什么明明内心那么在乎,说出口的却是截然相反的话。就像两只刺猬明明想要抱紧取暖,却只是让自身竖起的尖锐的刺扎向对方并刺痛自己。

樱井翔在床上假寐,脑海里不断重演刚刚自己和松本润不算吵架却也不能不算吵架的场景,松本润的每个细微的表情,松本润的每句冷冷的字眼。然而他越想越乱,脑子里丧失了平时解题担当的严谨逻辑,无论怎样也理不出一丝头绪。只是他很确定一点,松本润是他的众多朋友之一,但却又是唯一的,因为他和其他什么有田铃木佐藤荒木等等都不一样,绝对不一样,虽然说不上是哪里不一样,但他清楚的知道松本润在自己心里的位置和他们都划在朋友那一栏中可是松本润一个人霸占着那一栏最重要的空间。想把这些话告诉松本润,但他已经睡着了吧。樱井翔握紧拳头,骂着自己对于处理人际关系的不上手。想着松本润最后那句话大概是冷战的意思,他就更加抓狂的夜不能寐。

 

与樱井翔不同,松本润在班里没多少朋友,不是交不到朋友,只是松本润认为他不需要那么多朋友所以不想交,保持着与人合理又冷淡的距离,和那副华丽的脸配在一起,难免让人无法亲近。他就是那种,当你觉得离他更近一步时,他只是在用更温柔而不易察觉的方式把你推得更远。

 

中午不再一起吃饭,可是从食堂难免碰面。樱井翔和佐藤几人勾肩搭背的拿着饭,找座位时看见松本润一人低着头,略显孤单的吃饭。樱井翔停在了他的身边,直直的看着松本润。松本润感受到某个方向的目光,抬起头正对上樱井翔那双圆润又英气的眼睛,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松本润急急忙忙的离开了食堂。他无法看到樱井翔的眼睛,至少现在不行。

樱井翔对佐藤几人说,你们先吃吧我有急事,先走一步。

 

他跑出食堂追上了松本润,“这就是你所谓的冷静么?”

松本润没回答,继续自顾自走。

“你站住。”樱井翔拉住了松本润。

“干什么啊?学校里这么多人会看见的”松本润的薄脸皮又要害羞了。

“看见又怎样?你打算这样到什么时候?”

“什么到什么时候”

“我已经问清楚有田桑了,明确的告诉他我不会喜欢男生。这下你不用担心了。”

“我一直也不担心。”说完松本润耷拉着头,一点不像不担心的样子,他已经因为樱井翔那句我不会喜欢男生而变得没有任何情绪。

“你怎么还这么不开心?”

“没事儿。我挺开心的”松本润说着自己都觉得荒谬的话。

尽管樱井翔看出来他心口不一,却只是顺势说“既然开心,呐,我们和好吧。我想松润啦”

松本润愣了一下,我想你这种话也能从樱井翔嘴里说出来,他实在是觉得自己很厉害,但转瞬又悲哀的觉得樱井翔只是说好话哄自己罢了。

“我们闹过矛盾吗?还需要和好吗?”松本润假装听不懂樱井翔的求和。

“好好好,没闹过最好啦。松润还是我的松润啊哈哈哈哈哈哈”樱井翔笑开了花。

“我不是你的!”

“嗯嗯嗯。”说着樱井翔要搂松本润的肩膀。

松本润挣脱无果。

 

半个学期过去了,松本润和樱井翔恢复了往常的亲密,对于曾经发生过的不愉快彼此都秘而不宣,避而不谈。但这并不意味这事情真正得以解决,心结系上了,就像是没有硝烟的战争,总有一天冷兵器会被热暴力取而代之,造成不可逆的巨大损耗。但是没人知道他们埋伏的定时炸弹多久会爆炸,可能爆炸的这一天来的过早,以至于他们关系恢复如初的这段时间微不足道的短暂如昙花一现般,很难令人信服曾经存在过。可是没有爆炸的平静,总会让当事人产生错觉,把昙花一现当成青山常在,把转瞬即逝当成永不泯灭。

 

 

 

樱井翔谈恋爱了,对方是外校学生会的文艺部部长,也是外校的校花。

松本润从同学的议论里得知这个消息,也插了一句“他们肯定很般配啊。”

仔细想想大概确实般配吧,樱井翔成绩优异能力又强,老天还赏了好脸蛋,不找校花还要找怎样的女生呢?何况即使是校花,都有可能配不上他吧。

然而松本润心里却没有祝福对方的高兴,反而是落寞。

他被自己内心的阴暗想法吓的不轻,比如希望樱井翔永远是自己一个人的,不会被任何人夺走无论对方是男是女。可是正常的好朋友,怎么可能会因为对方谈恋爱而伤心呢?再怎么说都是要祝福和由衷的高兴才是啊。

难道自己,真的喜欢樱井翔?自己不该是同性恋的啊,恋爱也谈过几次,对男生也没有任何反应啊。

可如果说当初有田那件事松本润吃醋还情有可原,毕竟是不希望和别人共享一个最亲密的朋友的吧,这是人贪婪占有欲的天性使然。而这次樱井翔谈恋爱,自己竟然内心还是如此委屈也有些太奇怪了,对方是男生,那和女生谈恋爱再合理不过了。可是松本润发现自己不能想象他和女生牵手,拥抱,接吻,甚至成年之后结婚生子。

于是他找来很多哄骗小孩子的把戏一样的心理测试诸如怎么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对方等等。

这些测试无一例外都出现了一个问题

“在你做这个测试的时候,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人是谁,那你十有八九是喜欢他的。”松本润仔细琢磨这里的逻辑,发现了漏洞,测试的人做测试多半不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和心境吧,只是要用测试这种看似公正的方法检验确信自己的内心吧。就像抛硬币决定某些事时,在抛出的一刻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就算抛得的结果不是心中所想,人们多半也不会真的顺遂硬币的指示。

“果然我喜欢着翔君啊。”

“但是喜欢又能怎样呢?那只是我一个人的事儿罢了。一直和翔君,没有关系。他说自己不会喜欢男生的吧”

松本润想着,关掉了测试网页。

 

樱井翔谈恋爱便重色轻友的和松本润减少了联系,他当然不会刻意的和松本润减少联系,而是女朋友太缠人了。

有天周末,樱井翔被女朋友盛情邀请去餐厅吃饭,樱井翔虽然有些不情愿因为转天还要上课,但是,拒绝女朋友根本不算无理的要求,于情于理都不是男朋友该做的事。他便硬着头皮去了,吃饭的过程中手机响起来,“来电人:松润”看到松本润的名字,樱井翔立刻接了电话。

“翔君,我忘记带宿舍钥匙了。宿管也不在啊,你在哪里?如果有钥匙的话回来下可以么”

“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回去”

面对还沉浸在约会喜悦里的女朋友的脸,樱井翔只是满怀歉意的低头,“对不起我有急事先回学校了。下次补偿你。”

 

“下次别再忘了”樱井翔只是温柔的提醒着松本润

“我知道了。你怎么气喘吁吁的。问你在哪里也不告诉我”

“我急着回来怕你在门外等久了啊。刚刚在和水泽桑吃饭”

“打扰你和你女朋友吃饭真是不好意思。我下次肯定不会忘记带钥匙了!”

松本润窃喜樱井翔抛下女朋友,却急着回来给自己送钥匙开门。

 

樱井翔受到了水泽的控诉邮件,准确来说是分手邮件,

“翔君,一直以来谢谢你照顾我。不知道你发现没有,你总是会因为松本润的请求匆匆忙忙就抛下我了呢。这么说来我好像在吃松本桑的醋一样,其实是有些吃醋啦。总觉得松本桑在你心里比女朋友地位要高很多呢。我也一直主动的邀请翔君,虽然很开心,但是得不到预想的回应也有点累了。不如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水泽”

樱井翔非但没有伤心,反而有种解脱感。

可他的确没发现自己总会因为松本润爽约女朋友,旁观者的提醒让自己重新审视和松本润的关系,然而终究审视不出所以然。

樱井翔连续很多天梦到了松本润。

梦里都是他依偎着松本润的肩膀,松本润却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然而梦醒后,有种蔓延于身体上下的无力感让樱井翔痛苦的不能动弹。就像是噩梦后走入现实里的第一秒,脱轨般的不适。那是被梦中毒箭精准射中之后的后遗症,无法立刻得到纾解。

但他日渐发现越来越确认了水泽在邮件中所述的事实,无论他手头上忙着多要紧的事儿,只要松本润来电有求,他必然会立刻抛下手头的任务跑去帮助松本润。对于别人肯定是回答一句“你太无理取闹了,我懒得过去。”到松本润这里只是一句无奈的叹息“好,我马上过去,真是拿你没办法。”

他觉得他和松本润的所谓友情,已经随着日益相处不知不觉变质。因为友情怎么能是唯一呢?最好的朋友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呢?能确定的唯一特例,只有爱情而已。

“果然我喜欢着松润啊”为什么要在心里慨叹果然,其实樱井翔也早已经感觉到了和松本润之间不一样的东西。只是今天,得到了确认。

“我明明不喜欢男生的啊。松润还真是打破我很多底线呢。”

“可要是背松润知道,自己最好的朋友竟然喜欢自己。他那么理想主义的人,肯定会觉得无法忍受吧”

樱井翔自嘲的想着。

 

 

一次重大考试的失利,让樱井翔最近心情很糟糕,尽管他也不曾表现在脸上,松本润还是看的出来。

晚自习没见到樱井翔,也不知道他去哪了。松本润担心的想着。

下晚自习后,回到宿舍发现樱井翔开着灯在愣神。

“翔君心情不好吗?”

“嗯确实不太好。”

“因为考试的缘故?”

“是啊。觉得自己的努力很可笑呢。”

“才没有可笑哦,翔君。你一直是我心里向往的目标和榜样呢。何况成绩这种事,总会有出乎意料的时候,可是这并不影响翔君是优等生啊。”

“有时候想想学习还是件蛮公平的事儿呢毕竟就算付出与回报不等价,也没有失衡。可是喜欢一个人再用力,对方要是不喜欢你也是没有用的吧。感情不信天道酬勤呀。”

樱井翔听着松本润明明时安慰自己,却越扯越远,说到了感情问题上。

“松润最近暗恋哪个女孩子么?”

“是啊。在暗恋一个人。”

“对方是怎样的人呢?”樱井翔悲伤的想着,觉得松润果然不可能喜欢自己了。

“很优秀的人。长得好,成绩好,应该是被人捧上天的那种类型。”

“那松润有没有试着追求看看呢,我家松润也很优秀啊,这么好看肯定也不输给女孩子啦,想追一定追的到呀!”

松本润冷笑几声,令樱井翔吓了一跳。

“是么,我可觉得自己怎么都不会追的到他。而我也不觉得自己很优秀,要说长相嘛,我倒的确不输给他啊。”松本润说完,呆呆地看着樱井翔的脸,像在仔细端详他的五官。

“的确不输给他。”端详完一番后,松本润确定地说。

樱井翔被盯地有些不知所措。

“真是的,松润干嘛盯着我看啊?”

“看我的长相,有没有输给我喜欢的人啊。”

樱井翔听着松本润平静的表白,吃惊的说不出话,上一秒还觉得松本润肯定不会喜欢自己,这一秒却知道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我喜欢松润哦。不要瞎想了。”

樱井翔心知肚明对方所说的喜欢,与自己说的喜欢全然不同,对方的喜欢是和自己心里埋藏却不敢说出口的喜欢是一样的。

 

但他不能说。他没有松本润活的这么洒脱,只说自己最想说的,只做自己最想做的,只认识自己最想认识的人。

 

松本润眼眶模糊的笑着,“嗯,我不瞎想。翔君也不要瞎想哦。睡觉吧。”

樱井翔摸摸松本润的头,关上了灯。

躺在床上,樱井翔辗转反侧,他知道一旦他们真的在一起,会有怎样的后果。友情可以日渐累加变成爱情,而那是一种压上全部的赌博,因为爱情消失后绝不能再变成友情。友情比爱情稳定,似乎也比爱情持久。

“想在小润身边留的更久一点呢。”樱井翔这么贪婪的想着,便决定了他不能和松本润在一起。

 

 

寒假到了,樱井翔的生日到了。

生日那天,他们一起去江之岛站附近的餐厅吃饭。

松本润欢快的跑在樱井翔的前面,叫着“翔君快点啊”

而樱井翔一边应答着,一边抓拍到自己的影子和松本润背影重合的瞬间。宝丽来相机立刻洗出了这个美好的瞬间。

樱井翔炫耀着拿给松本润看,“什么啊,为什么拍我的背影,而且翔君没有入镜”

“我入镜了哟,我的影子和你的背影重合了,你仔细看啊!”说着樱井翔用手指两个人的影子。

“啊?影子重合啊,好悲伤。”

“有什么悲伤的,你太多愁善感了。多难得啊。”

俩人就这么为此讨论着,不知不觉走到了餐厅,进入餐厅后发现有一面可以贴自己满意的照片的创意涂鸦墙,樱井翔立刻把那张照片贴到了上面。

“你贴上之后,自己不就没有了。”

“你不是觉得悲伤嘛,那就放这里就不悲伤了。我想来看就回来啊。”

松本润无奈的笑着,店员已经端上了蟹肉奶油可乐饼和荞麦面。

两个人高兴地吃着。

 

中学毕业几年后,松本润被家里要求出国深造。

这件早有预谋的事情,他对樱井翔只字未提,因为他不知道说了之后要如何面对彼此。

自从出国后,他和樱井翔已经很少联系了,少的对方像是消失在海的另一边。

在国外的某堂课上,松本润的老师向同学们提出了极端的假设“如果世界要毁灭,你要写一个人的名字,那个人必须也写你的名字。你们俩个人才能生存下来,诸位觉得自己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大呢?”

松本润立刻想到曾经课上樱井翔塞给他的那团写有自己名字的纸,一瞬间有些恍惚。

如果说过去的自己还在要求樱井翔心里的第一位必须是自己,现在他已经不敢也无法再有这样无理取闹的要求了。人和人的关系都比想象的脆弱,自以为是的坚不可摧都是靠着某一方的主动一直维系。有些人一旦不主动联系,他便真的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生活里。而自欺欺人的关系好,在关键时刻就会被这样锁定唯一目标的问题一击即溃,如果只能选一个最重要的人,很多人是选不出来的。因为有一份笃定的自信,自信自己不会是对方所选的唯一。

于是当老师问到松本润时,松本润给出了另全班同学瞠目结舌的答案“我谁的名字也不会写,我会交一张空白的纸条。这样就能没有遗憾的被末日带走了吧”。老师缺毫不留情的辛辣反问着“如果有个人写了你的名字,你却交了空白的纸条,对方岂不是很伤心?”松本润苦笑着不知回答什么好,只是说了句“大概吧”

几年前的自己有多坚定的写下樱井翔的名字,现在的自己就有多犹豫在纸上写他的名字。

不是不想写,不是不会写,只是再也没年轻时当面对质的勇气,再也不允许自己回想曾经认真的说了喜欢,却被樱井翔当做玩笑回了一句云淡风轻的我也喜欢你哦。他清楚很多不好的事情逐渐被自己的悲观避免发生,因为他能悲观的预见结局的不完满,所以他自大的相信自己的判断,他更不想亲身试验,以身试法看看自己的悲观预见是否出错。

说到底,是害怕希望破灭的懦弱,于是总在心里想好最坏的结局。

 

樱井翔对于松本润的不辞而别没有一丝抱怨。

向前迈一步很可能就是完全不同的关系,他便懒惰的圈地为牢,为了避免万分之一可能的结束,他却避免了全部的开始

不允许他和松本润的关系有任何不在他意料之中的发展,他喜欢把一切掌控在手里,所以正是因为知道松本润已经成为自己无法控制的意外,他必须遏制事态的走向与发展。

其实何尝不是懦弱的另一种冠冕堂皇的借口。

 

大学毕业后,松本润回日本。不知怎地就想再去吃江之岛附近那个餐厅,或许是馋了。

从车站出来,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肩膀还是很溜,但却多了年轻时不曾有的宽厚。

当年的背影,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甚至被冠以不良少年的小狮子称号,现在却是一副成熟精英的轮廓了。然而那个背影的主人不过是心存反骨,收敛锋芒而已,那是生存于残酷社会必经的蜕变。

 

他的脚步顿时停住。背影扭头看向侧面的未知方向,他确认了背影的主人这么多年容貌未改。

如果说他看到背影还有一股冲动拍他的肩膀和他打招呼,甚至做好了去那家餐厅叙旧的准备,但当他看到那张仍然如故的脸,他内心无比坚定的停下了脚步。目送着背影于人流中销声匿迹后,他才慢慢微笑着继续向前走。他的微笑,并不是开心,而是满足

 

“还好那家餐厅没有倒闭,”松本润内心庆幸。

涂鸦墙依然被店主保留着,店主真是念旧的人啊。

无意间搜寻到一张熟悉的背影,那是17岁的自己的背影,瘦削而单薄。

照片边角泛黄了,周围也贴了很多新的照片,有恩爱的情侣,有搞怪的同学,有人间百态人情冷暖。

那张照片,店主一直没有替换。松本润不知道是否该感谢店主,他只知道自己的角膜里已经下起了连绵细雨,没有人为他撑伞。17岁那年背后的照相的少年,刚刚被自己亲眼目睹着------自己松开了他的手,挣开了他的伞。

松本润用力瞪着眼睛不让连绵细雨成为暴雨,找店主要来了水笔,发挥了涂鸦墙真正的涂鸦作用,他在曾经自己陌生又熟悉的背影旁写下了

 

”ただいま”

 

明明自己清楚不会有人看到,却还是像自导自演一部戏剧,既然从始至终的喜欢都是一个人的事儿,那么取悦自己写下这句话也无可厚非了。吃饱之后,松本润走出了餐厅。

 

当天的下午,樱井翔走进了这家餐厅。

一天都在江之岛闲逛,知道某人今天回来,但自己却没能去接机。很久不见后的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很难拿捏吧。何况对方是松本润。

坐下后发现前不久还没有字的照片上,多了四个字符。

油墨还黑的鲜亮。

樱井翔安定的笑了,从松本润离开后他再也没有这么满足过,是满足,不是开心。

他在四个字符下面,用最认真而工整的笔迹写下了几年来他一直想说的话,

 

“お帰りなさい”

 

 

感谢我不可以,住进你的眼睛,所以才能,拥抱你的背影。有再多的遗憾,用来牢牢记住,不完美的,所有美丽。

感谢我不可以,拥抱你的背影,所以才能,变成你的背影。躲在安静角落,不用你回头看,不用珍惜。

评论(5)
热度(65)

© 挽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