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涸

与卿凄凄 但存余庆
愿君逢琦 自此长卿

【翔润】痂②

自己方才慌忙逃窜的原因,再简单明了不过,他被樱井翔在耳边的低吟撩拨起欲望来。

“可是,为什么不能顺势真的去做呢?反正也不认识对方啊。难道只是因为对方说想和自己谈心就放弃自己单纯的生理需求吗?”松本越发不能理解自己,本来早晨起反应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大家都是成年人,想必樱井若真是面对松本的欲求也很难真的弃之不顾,松本对自己还是有这样基本的自信的。

 

想着自己刚才可能有些失礼,松本回拨了樱井的电话。

“嗯?这么迫不及待要和我说话?刚才是谁和野猫一样窜出去的?”

“对不起啊樱井桑,我刚才……尿急……”说罢松本在电话这头红了脸,自己怎么脱口而出如此破绽百出的借口了???!!!

他听见电话那头清晰的银铃般的笑声

“啊这的确是个充分的理由,毕竟我家的卫生间你可能还是用不习惯吧…哈哈哈哈哈哈”樱井配合着揶揄松本,却还是忍不住笑声。

松本被自己蠢哭了,他不知道要如何圆场,电话两头都陷入了蜜汁静默

“昨天夜里和松本桑聊的真是投缘呢,谢谢你听我絮叨那么多无关紧要的话。”终于樱井率先打破了沉默

“哪里哪里,樱井桑太客气了。我也很久没这样与别人交心了,所以也很高兴呢。”

“别叫樱井桑了,叫翔君就好。”

“嗯翔君叫我松润好了。”

“晚上还能再见你吗?松润。”

“去哪见?”

“那这次去你家好了,如果你不介意”

“不介意。”

报上自家住址的松本,才意识到着竟然是自己第一次带陌生人来家里过夜,过去的一夜情对象都是酒店解决。不是对方从未要求是否能够来自家,而是自己从来都不允许自己这样。不知怎的,自己对樱井轻而易举就破例了,他潜意识里似乎期待着樱井不仅仅是他的一夜情对象,尽管他觉得自己不配,自己像是支离破碎的陶瓷瓦片,没人能够再将它们完整的黏合起来。

 

难以动情的原因就是能清楚认识到恋爱的不可确定性,然而这样的人一旦动情,从来都是覆水难收。

 

不算肉的肉????

http://note.youdao.com/yws/public/redirect/share?id=ececeb361c63711a24dd7f405776d6d3&type=false

在松本家早上醒来,樱井嗅到了一丝安心的香气。

揉揉惺忪的睡眼一看,原来是松本做了早餐。

“我连同你的也做了,赶快过来吃,一会儿一起走。因为我要急着上班。”松本严厉又贴心。

“你,”

“有话快说”

“是给每个419的对象都做早餐吗?”樱井问出口之后顿觉失礼,因为这似乎会让松本感到自己觉得他很廉价的样子,而且好像自己在对他抱有什么期待一样。

“如果我说是,你就不吃了吗?”松本不疾不徐的对答如流。

“怎么可能,食物是没有罪的!!”说完樱井猛饮几口味增汤,“うまい�!!”他不由感叹松本厨艺真好。

一起出门的二人并不多话,本就是互相解决需求的关系,嘘寒问暖似乎都显得非常多余。

 

要去挤公车的松本最后就抛下了一句话,“我不是给任何过夜的对象都做早餐的。”便上了公车。

樱井在原地开着越驶越远的公车,回味着松本那句话,笑的乐不可支起来,自言自语着

“我当然知道你只给我做过。”

樱井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盲目自信,但就是很笃定的自信。

评论(6)
热度(60)

© 挽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