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涸

与卿凄凄 但存余庆
愿君逢琦 自此长卿

【翔润】痂③

松本润在公交车上越想越不对劲,总觉自己落入名为樱井翔的圈套

不过就是比别的过夜对象多了一宿单纯的聊天而已,

不过就是别的过夜对象在整个过程中都温柔百倍而已,

不过就是对方不小心流露出了对自己更多的期待而已,

虽然第三条松本觉得可能只是自己自作多情,可是怎么别人稍微一关心自己就先服软了呢?

那句拙劣的“我没有给每个过夜对象做早餐”完全暴露了再明显不过的破绽,明明他与樱井翔该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不会有任何一方先动情的肉体关系,自己却轻而易举被樱井翔打败了。

但他骨髓里的倔强,越是认识到自己朦胧的感情,就越不允许自己正视感情。仿佛盲目轻信爱得更深的一方一定输得更惨般,他不愿意先走一步,宁可被动的错失潜在的关系。即使这或许已经是出于自我保护的下意识的心理壁垒,却依旧显得毫无必要。

 

于是松本润换掉了留给樱井翔的手机号。仅仅,是因为,如此幼稚可笑的理由。不知道在和谁赌气,明明他心里想对方大概再也不可能给自己打电话了,心也谈了,爱也做了,没什么需要找到自己的事情了。

 

“您所呼叫的号码不存在,请查证后再拨。”

三天之后的樱井翔想约松本吃荞麦面时,拨打电话却收获了这样残酷的声音。

“搞什么啊!我做错了什么了啊!”樱井翔不知是在骂自己还是再骂松本。他理智的直线神经,无论如何也猜不懂对方小心翼翼又别别扭扭的情愫。

“也是。明明就是炮友,对方换号不通知我,才是最正常的吧。”樱井转而意识到什么,又悲哀的叹口气。

 

“可是,我真的希望,我对你来说,是不一样的呢。”

 

“因为你对我来说,早就不一样了。”

 

“我对你再也使不出来情爱技巧的浑身解数,明知道不该想你和别人在床上的场景因为那和我没关系啊,可是我控制不住啊。”樱井从未懊恼过为何自己如此无能。

 

可惜这些心理活动,对方并不能通过什么默契的电波感受到。

 

“看来只有等对方主动联系我了,不过我还是可以去酒吧碰碰运气。”就这么被动又主动的想着对策,樱井又开始每夜出入各家酒吧的生活。

 

世事总不如人意,更没有月老为有情人安排刻意又不造作的巧合,红线轻而易举说断就断。

 

樱井翔转过了这条街的所有酒吧,连松本润的影子都未曾看见一丝一毫。他甚至觉得松本润搬家到了另一个城市,从此改名换姓人间蒸发。

 

 

松本润当然没有消失。

只是突然对某种生活有了生理性的厌恶。那种生活就是他过去一直引以为傲的生活,自由穿梭于各色酒吧与人群,只要他松本润看上的没有一个会拒绝他,谁不喜欢这样漂亮鲜活的肉体?

 

他仔细想想樱井翔的确什么都没做错,只是自己太任性了。

 

然而即使他不想这样下去,无论如何他也是做不到主动联系樱井翔的,更做不到能心平气和的既往不咎说“我们今天再去xx做吧。”

认识樱井翔之后,松本润觉得他开始严重怀疑这世界上究竟是否存在单纯的肉体关系。

 

然而他怎么也料想不到,自己再次主动联系樱井翔,也真的还是因为生理需求。


评论
热度(53)

© 挽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