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涸

与卿凄凄 但存余庆
愿君逢琦 自此长卿

【翔润】故人

自我纪念。短打。这绝对是萌sj的初心所在。

无论别人怎么想,这就是我所认为的sj

正文结局在评论,各位看文的美丽小仙女们一定答应我看评论好吗!


樱花又谢了。

三年了,已经过去三年了啊。

祭日和生日重合的日子。

樱井翔还在怀念,那个虚无的泡影。其实未曾逝去,只是不在生活的方圆几里就容易给人斯人已逝的错觉。于他而言,三年像是诅咒却无法应验,煎熬到蚀骨却并不漫长,对方带来的折磨远不止是时间的判刑。

 

他还在晚上重演流连于居酒屋喝酒,与友人攀谈到半清醒的麻醉状态,再勉强独自回家的低劣戏码。生活不过是因畏寒才钻木取火,待被炙烤到灼热的下一秒亲手熄灭或许微弱或许明媚的光焰。沐浴在掺杂人间烟火气息的袅袅炊烟里,走向死亡的朝圣之路。

-----------------------------------------------------------------------------

樱井翔是他曾经赖以生存的火焰,尽管松本润从不是惧怕数九寒冬和威风凛冽的懦夫。甚至说,那火焰的高温,能害死某些本可以享受常温的生物。可谁保证,厌氧生物不会为了体验窒息的快感,挣脱真空的束缚,被空气的肮脏裹挟到无孔不入。

 

飞蛾扑火,义无反顾。

 虽不华丽,却堪称壮烈,甚至能媲美一场臆想的涅槃重生。

 松本润追逐着樱井翔,像带有本能的趋光性动物。他爱樱井翔,是经历了漫长的演变却不足以为人唏嘘的史诗,不能名垂千古却让他铭心刻骨。他没幻想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高尚爱情,他更不敢,他要享乐,他配得上任何纸醉金迷的生活,可他却心甘情愿困囿于名为樱井翔的囹圄中,当了不长不短的囚徒。

 

他的确不认为樱井翔会真的爱自己的什么,那可能不过是猎奇的快感和享受爱慕的成就感。可他才发现他错的一塌糊涂,樱井翔爱他,樱井翔这么骄傲到高不可攀的神祇,竟然爱他。

这天底下竟然有这么荒谬的事。他想嗤笑一声,为他步步为营的小心谨慎作结,为他的后知后觉带来的万劫不复作结。

 

他实在惧怕樱井翔,因为他过分渴望樱井翔。

 

他渴望他泛滥雄性猎食者味道的眼神,带着危险又迷人的敏锐,黑夜里的那双眸子能将他拆食入腹

 

他渴望他混合烟草与安息香的气息,犹如熟悉而安定的大理石纹理,即使抚摸24小时,1440分钟,86400秒都无法餍足

 

他想被他无时不刻地占有,甚至无关感官欢愉,他太贪婪

 

诚惶诚恐的接受了樱井翔的默许,他表白成功后的每一天,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当真是松本润视若珍宝的余生最后一天。

 

可他没想过他会厌倦,厌倦的不是樱井翔,而是自己。

 

但那几乎是盖棺定论,他提出分手的整个过程,他都仍然渴望着樱井翔。然而樱井翔像是审判与己无关的庶民官司,缄默得像极了当初答应他表白的刹那,除了空气里的默许他感受不到任何别的情绪。他除了收拾行李,离开他们同居的房间,没有余力再做任何事情,他完成的那些动作也是长年累月的惯性使然。

 

可他从不后悔,能有几个人在有生之年亲吻火焰的热烈呢?他做到了,还要追求什么,还能追求什么?他和樱井翔几乎相敬如宾,除了樱井翔对于在一起和分手的情绪平稳克制到过分,那未脱口而出的讽刺带着甚至能让他结冰的温度以外,樱井翔怎么可能不是一位模范恋人?

 

他松本润真是三生有幸,受宠若惊。

-----------------------------------------------------------------------------

 樱井翔的生活精英到刻板,规矩到迂腐老套,不客气的说,他甚至形容自己犹如一潭死水。

他对于总是围绕在自己身边的莺莺燕燕毫无头绪,更毫无兴趣。难道追求刺激的人也腻烦了充斥挑战的人生想要他这样的人获取可笑的安全感了吗?他无法理解,也因此一直位列单身贵族的首席。

他有点本能的排斥爱慕者的炽热眼神,因为他无法回应,任何一个都不行。

 

直到他遇见了松本润。

 

最初樱井翔觉得这不过只是自己诸多追求者里一位面容姣好(可能是最好)的男性,其余的特征都与他人别无二致到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樱井翔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更低估了松本润的持久力。

 

松本润在和他较劲。

 

松本润从不允许自己给樱井翔被纠缠的机会,然而他精通的却也从来不是什么欲擒故纵的无趣伎俩,他在和樱井翔业务重合的领域里都与樱井翔针锋相对甚至更胜一筹。那些领域,从工作到生活,蔓延侵蚀到樱井翔周遭的目之所及。

 

樱井翔,一个情绪平和了二十多年的稳重男性,开始记恨松本润。

樱井翔恨他。这真是卑鄙可怖的恶意,樱井翔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追求者小肚鸡肠到这般境地,可他就是恨他,虽达不到恨之入骨,却也能咬牙切齿。

他就凭借一腔热血的恨意,顺理成章地答应松本润的追求。他要复仇。虽然这听起来像是小孩子的可笑把戏。

 

可他再一次狠狠地跌入名为松本润的陷阱里。

 

在一起之后,松本润就像变了一个人。

 

温柔得媲美四月的春风,和煦的暖阳都不及他每天对自己体贴不至的笑容。

 

樱井翔怀疑过他可能真的很爱自己。

可樱井翔没想到,他的怀疑竟然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他在自己生病的日日夜夜里像是忠犬守护主人一般耐心

他在自己被工作缠身的间歇里总能默契的送来温暖的牛奶或是提神的咖啡,从来不用自己多说什么

他对自己卸载了曾经追求期间的所有铠甲与和武器,把浑身上下的软肋与伤痕都坦荡的展示在自己眼下

数不清的琐碎细节,是樱井翔都疲于记得却被松本润当做盛典一样关注的时刻

樱井翔心疼松本润,他更心疼自己这么多年第一次真正爱一个人。

可是他听见松本润和他说分手。

那么认真的说分手。

他明明很爱自己,为什么?

果然是厌倦了中规中矩的柴米油盐吗?的确那本来就不该属于松本润这么随性而先锋的人。

他不该被自己困住,自己也不配成为束缚松本润的罪魁祸首。

他很害怕这样的愧疚与自责会折磨他后半生,更断送松本润一段本该更好的似锦前程。

他平静的默许松本润的分手,面对松本润总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可能是个懦夫,完全不像自己平时所向披靡争当第一的作风

 

浑浑僵僵地过了分手后的三年,再没有找任何一个所谓的伴侣,因为他知道再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带给他松本润曾带给他的盛宴,过分美好到像是个童话,但那却是连樱井翔都竭尽全力想要相信的童话。

 

他每天晚上都会做梦,他非常讨厌种种不受控制的梦境充盈他的大脑使他又陷入橡皮人一样的周而复始,没有感情的惯性循环

他不想在沉睡与清醒里都记得松本润的名字

 

可他听得清楚,也看得分明

 

他说

 “润,回来吧”

 

迎接他的是像当初松本润和他说分手时一样的沉寂,空荡荡的单身公寓

 

他这么坚强的防弹玻璃,竟然很想哭

 怎么办,松本润再也不会是自己的了。

 

-----------------------------------------------------------------------------

 

樱花又开了。


他在巷口右转,看见了一个人。

 

 

 (三年是因为翔君the  love  like里的最后一句歌词)

 

 

 

 

 

 


评论(3)
热度(69)

© 挽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