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涸

与卿凄凄 但存余庆
愿君逢琦 自此长卿

【翔润】斑驳车辙

设定是十年后伏兵组都结婚了,只有sj被剩下然后发生的一些事。之所以是十年是因为记得翔君提起过要考虑结婚也是十年之后的事儿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个什么玩意儿,但凡涉及到的时间都纯粹是我瞎编的(有一些计算年份的问题我也可能会算错,恳求有强迫症的gn不要太在意。土下座!!!我常年数学挂科。。)

估计是白头到老那种安定感的万分之一我都没写出来。各位不嫌弃凑合看看吧。❤

开头引用自珍妮特温特森的《时间之间》,结尾化用自蓝淋大大的《君子之交》。(君子之交是我看过的蓝淋大大作品里最喜欢的一部,好喜欢任宁远啊即使他渣。推荐没看过的gn去看)



时间如此坚定又稳当地疾驰,却是狂野疾驰在所有钟表刻度之外。改变一生只需要那么一点点时间,领悟那改变却要耗费一生。

2027年3月20日8点6分10秒,大野智单身

2027年3月20日8点7分10秒,大野智成婚,47岁

2027年5月8日10点33分29秒,相叶雅纪单身

2027年5月8日10点34分30秒,相叶雅纪成婚,45岁

2027年8月11日16点20分47秒,二宫和也单身

2027年8月11日16点21分38秒,二宫和也成婚,44岁

 

国民偶像团体中的三人在同年相继结婚,实在是艺能界头等的大事,自然他们把多数粉丝的目光聚焦,看粉丝们有的幸福,有的伤心,欢喜离合起起落落。然而团体里剩余二人却也不受控地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本来觉得他们五个会按年龄大小结婚的,结果翔君是出了什么岔子啊?”樱井翔某个亲妈粉如是说

“是啊,我一直都觉得他们两个人反而像是会最先结婚的,而且他们不是经常被评选为最希望结婚的对象前几名吗?”理性讨论的某个粉丝如是说

“不是不是,你们说松润还没结婚那我肯定就是还有机会啦!!”紫担满腹期待

“你们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是他们两个都没结婚吗?难道不会是他们两个有一腿?”翔润狂热粉此言一出,语惊四座。剩下火热讨论的人顿时安静下来,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为了缓和这种诡异的氛围,翔润狂热粉立刻在群里说,“你们懂不懂CP脑啊,都是胡说八道不能当真的啊!他们俩打死都不会有什么情况的!”说出来感觉气氛反而更奇怪了。

“就是就是,估计他俩就是要求太高了。”果然有人附和。

“不管不管,反正我还有机会泡他俩。╭(╯^╰)╮”最后还是这样做梦的红担紫担成了主流。

 

正主们晓得他俩又一次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漠然的看着推上各式各样的长篇大论分析他们二人为何不结婚,以及各种潜在的结婚对象。樱井翔觉得他们的粉丝真的都是很有本事的人。

松本润看着一篇分析岚未来走向的文章津津入味,被樱井翔拍了头一下都浑然不觉。

“喂,有那么好看吗?”再好看能有我好看吗?

“翔君你看看这个,分析的头头是道,还捎带回顾了咱们这么多年的发展史。”松本润很骄傲的要给樱井翔看。

“你不知道很多粉丝说咱们两个有一腿吗?”樱井翔冷静的转向另一个话题。

“我知道啊,那又怎么样。我们两个本来就是有一腿啊。”松本润满脸不在乎。

“那你现在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维持现状该干什么干什么啊。”

“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吗?现在有这种说辞的粉丝越来越多了。”

“做什么?你不记得11年前咱们两个岚学观星时,粉丝们的呐喊都掀翻房顶了吗?所以你看她们眼力其实很好,不需要我们澄清什么的。”

“你搞错了松本润,我从来没想澄清。”

“那不然还能怎样呢?”

“我说我们也结婚吧。”

松本润从来不曾想到,这么一句浪漫的求婚就这样突兀地被樱井翔漫不经心地说了出来。

他们13岁相识于青山剧场,18岁相恋,陪着彼此不知不觉走过26年,个中的百态滋味是写成一本无人问津的枯燥年表都道不尽的漫漫长路,他们两个人裹挟于岁月的年轮中步履不停地向前携手并肩,留下的车辙如今看来竟然已经斑驳,辩不清道不明,只剩身边的这个人眼角的细纹和嘴角的余温。沙漏过滤了很多庸俗的恩恩怨怨,保存下来的是被打磨到已然不再熠熠生辉的琥珀。

“你怎么了?不想结婚就不结,我们这么多年,不差那么个形式。”一纸契约困缚不住两人,真正拖着他们不能更不想再离开的只能是对方的温存而已。

“不是不想结婚,是觉得我们根本不可能结婚。”

“没什么不可能,到这个岁数,我们为自己活一次也不算过分。”

松本润沉默了很久,但这并不让樱井翔不安,因为他对他的信任已经到能放心把自己生命交付于他的地步

“那我们要隐婚吗?”他终于慢慢说出了看似合理的唯一可能。

“我无所谓的。就是不想让你承受非议。”

“翔君,如果真要结婚的话,我们去旅行结婚吧。最后落脚在一个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把他们三个邀请过来,就可以了”这可能是最简单幸福的形式。

“那我们去和事务所报备一下。你想想要去哪,回来咱们好好规划一下。”

他们早已褪去年少时针锋相对的锐气,取而代之的是莹润的满腔柔情。相敬如宾的常态下又偶尔戏谑打闹,情至浓时会在床上缱绻叙旧,他们拥抱接纳彼此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声喘息,那都是被岁月浸润后泛起光泽的涟漪,在那之中倒映着他们彼此闪耀的笑颜和挽手的身影。

几天后,事务所批准下来,松本润在樱井翔胸口趴着,娓娓道来他的计划

“你觉得行吗?”

“都听你的。”樱井翔好像很爱在喜欢的人面前扮演宠溺的总裁角色,不过实际上松本润强大到甚至不需要樱井翔宠溺。这么多年,也算不清楚究竟谁包容谁更多些,没人想计较这些无关紧要的鸡毛蒜皮,只知道这些点滴细微的体贴挤成了时间海绵里稀释的水,绵软湿润地把他们雕成心上人的音容笑貌。

从一日孙去过的小田原城,到他们熟悉到如空气般的国立,重游日本的每个角落都能回忆过去他们盛放于舞台上的影子。

最终他们也没有选择在日本少数允许同性婚姻的地区结婚,而是非常媚俗地去了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荷兰。

在代尔夫特老教堂里,amazing grace和三人的见证下,他们就那么安静的成了伴侣。并没有圣洁的花童加冕,却幸福的让另外三人止不住地艳羡。

“你记不记得很久之前,你听我在教堂弹琴都听哭了。”

“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也能办一次婚礼。”

“我记得最深的还是咱们一起演奏beauty and the beast的场景。”

“你穿的是很土的蓝西装,还是我比较好看。不过那也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啊。”

“不管过去多少年,我只承认你永远比我好看。”突然情话上手的樱井翔觉得这一定是气氛和松本润的加持,果不其然换来对方害羞的红耳根,樱井翔总是想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多年越来越可爱了。

耳鬓厮磨的场景惹地三人大呼小叫,

“你们秀恩爱能不能回家啊!”小尖嗓非常不满自己的弟弟就这么被那个圆仓鼠拐走了。

“终于修成正果了,你们真不容易”相叶感动的要哭。

只有大野智,很冷静的微笑着,温暖极了。

他们一同趟过时间这条河,

记忆馈赠给他们眼前这个人,拨开了短暂易散的云雾,守住了清朗透澈的月明。过于现在与未来交织融合成干爽的胶水把运动中的存在钙化封存起来,只把彼此一朝一夕的相处图景完整无缺的呈现于他们的眼眸,脑海和心尖。

车辙固然斑驳,可只要眼前的人永远清晰可见,他们就自信还能再披荆斩棘许多年。

望着彼此的二人有不约而同的默契,

即使走过的路烧成满目疮痍的废墟,挥洒的汗与流过的泪被火焰也烧成灰烬,

身边的一切都化为荒野里致命的泥沼,

只要他们还在一起,

那一定就是很长,很好的一生。

 

 

 

 

 

 


评论(6)
热度(105)

© 挽涸 | Powered by LOFTER